食色官网食最新sslife

  

“hllo,美女,怎么有时间来我酒吧了?”

许墨撩了撩裙子,在我酒吧这里坐了下来,我把调好的鸡尾酒放在她面前,她喝了一口后对我说道:“替陆柏言来实地考察一下,他也入了股不是吗?”

“替他来考察?他怎么不来?”

“他带着新人去参加演唱会去了,当地举办的小型演唱会。”

我用手对着许墨碰了一碰说道:“怎么感觉你脸上没了那么多冷艳,变得亲人了一点,时不时谈恋爱了。”

许墨顿时脸红了起来,随后马上回过神来,“还没有。”

我继续追问道:“不对吧,我记得上次和某人聊过关于一个美女的事情,他印象还不错。”

“有屁就快放,这么墨迹,最讨厌你这墨迹了。”许墨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,她又拿起酒喝了一口。

我长叹了一声说道:“大妹子,认识这么久了,就当我给你提个醒,喜欢就去追,这年头女追男隔层纱懂不懂。”

“我追了,不过还没结果而已。”许墨不冷不淡地说了一句,然后看向我旁边的袁菲说道:“美女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为什么你一直盯着我。”

“并没见过,只是觉得你挺好看的就看了几眼,我叫袁菲。”

“许墨。”

两女人互相扯了起来,而我也慢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半响后才对许墨说道:“不是吧,大妹子,你说你已经主动出击了?”

“对啊,一个星期前就说了,不过他比你还孙子,一直躲着我样,连要我帮忙都只是一个电话。”许墨语气有点哀怨,就像那受气的小媳妇一样,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许墨。

“我觉得吧肯定是你许总监气场太强,把别人给吓住了,许总监女人需要温柔,温柔懂吗。”

陈姑奶奶直接乐呵呵地走了过来,她来到许墨旁边很是淡然地说着,还不忘展现一下自己的女人妩媚的魅力和那独特的温柔,“就像这样。”

她直接把身子往我旁边一摆弄,我就像她的那个男模一样,许墨有点傻眼,然和咳嗽了两句,她对着陈姑奶奶服软地问道:“这会不会有点太那个了?”

“并不会,这叫女人魅力,不是我说你,许总监啊,你呢胸大屁股翘,只是有时候太保守了,表情太严肃了,只要你肯把自己稍稍做那么调整一下,偶尔换一个风格保证迷死一大批男人,要不今天你来我那,我好好交你几招。”

陈姑奶奶眼神无限地闪动,那妩媚的姿势让周边喝酒的男人都目不转睛起来,我连忙把她给打住说道:“得了吧,我觉得你还是别帮忙了,到时候把许墨整的和你一个样,我看公司的人都不要上班了。”

“你懂什么,女人就是要充分展现自己魅力,你这榆木的笨男人。”陈姑奶奶直接用手在我额头上点了点。

许墨突然说了句:“我同意。”

我顿时傻了眼,用手在许墨面前摇了摇说道:“许墨,你说真的?你居然会......”

陈姑奶奶直接把我挤了下去,“起开,让我好好教教许总监。”

这两个女人一唱一和的扯了起来,我无奈的直摇头,袁菲拿着一份蛋糕走到我面前,说道:“挺不错的,我刚在后面教人坐的,尝尝。”

我拿起勺子挑了一口,味道是挺不错的,奇妙的酸甜口味,袁菲把蛋糕放在吧台旁,对着我说了起来:“老板身边美女总是这么多吗?”

“你也算是一个美女吧,如果是的话,到是挺多的。”
黄瓜视频无限制app下载
“那老板娘多久可以让我见到呢,我可是对于美女有很大的兴趣。”

“你对美女有兴趣?”我疑惑地看着袁菲,她坐在椅子上,身子时不时摇一摇,大大的双眼看向台上那舞动的人群,很是淡然地说道:“嗯,有兴趣,不过我不是那方面有兴趣,我取向正常的,因为我也是一名摄影师,很喜欢拍唯美的画面,特别各式各样的美女。”

说着,她就从身上把手机拿出来给我,打开相册,里面有着许许多多好看的唯美照片,而且里面有着许多不一样的美女,也有明星的照片。

我翻动了一会儿,居然发现了一张很是熟悉的背影,一个女人站在一个很让人憧憬且向往的海边,穿着蓝色的衣服很是自由的张开手眺望着大海,我开始对这个女人好奇起来,拿过袁菲手机中的照片就问道:“这女的?”

她对着我说道:“这是我在爱琴海拍的一张唯美照片,只不过我没有来得及拍到这个女人的面容,她就从我面前走了,可以说这个女人是我见过这么多人中第三美的。”

“那第一和第二是谁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她们名字,不过我有照片,只不过照片是挺老的一张。”

“挺老的?那她们现在应该很大了吧。”

“嗯,应该挺大了,我也不知道。”袁菲陷入迷惑起来,随后翻动着自己的包想找到那一张照片,却半天没有找到。

我对着她说道:“算了别找了吧。”

“不行,这么一张唯美的照片我一定要找到,这可是难得的素材啊,而且是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

袁菲一边找一边嘀咕:“怎么会,我记得就放在包里啊。”

她开始紧张起来,然后很可爱的在这里打起了转,“找不到,怎么找不到啊。”

面对她的焦急,我也开始帮着她寻找起来,果然,在吧台下面,我看见了一张照片只露出一个角的放在那里,我把照片捡了起来,然后拍了拍灰尘,交给了袁菲:“是这张吧。”

袁菲很高兴地接过,“就是这张,终于找到了,我的宝贝。”

我好奇地把头探了过去,她指着这张很是老旧的照片对我说道:“漂亮吧,这两个女人,尤其是这个短发女人。”

我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,因为这两女的的确很漂亮,但同时却有一种似曾相识地感觉在我脑海浮现,当我想再一次确认的时候袁菲就把照片收了进去说道:“不能再掉了,这可是宝贝。”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