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网页加入

  

对于这个无生宫主,我真的了解不多。

他是血日地域人族最强者,就连缔造血日地域世界的五行本源都能发放下去,而且还拥有强大的无生宫,最主要的是,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过手,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。

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不知道对手到底多么强大,这样的战斗才是最危险的。

无生宫主说完之后,大拇指和食指轻轻一点,无生宫的阵法就是猛地一颤,随后地上就出现了一个传送阵,传送阵上光影交错,一个面色惨白的人出现在那里,竟然是小姨。

无生宫主的手一抓,直接把小姨抓在了手里,并且捏住了小姨的脖子,本来小姨因为灵魂重创已经昏迷了,可却被无生宫主硬生生的捏醒了,因为掐的太近,小姨的脸很快就因为窒息变得通红。

“你怎么能抓到我小姨”看着被抓在无生宫主的小姨,我心里就充满了紧张,刚才老妈用秘法把百里雪姬她们都送了出去,就是不想让无生宫主用她们来威胁我,可现在无生宫主随意一个动作,就把小姨传送了过来,那其他人会不会也能被传送过来呢。

如果真是那样,那可就糟了。

“你别忘了她的身份,他是我的血脉,早在无生宫留下了精血印记,只要在血日地域,我可以随时抓她回来。”无生宫主得意的笑了一声,“你在担心其他的同伴,放心吧,他们没有在无生宫的阵法中留下精血印记,我是没法强行传送的。”

我呼的松下了一口气,至少现在来说,百里雪姬他们是安全的,可无生宫主接下来的话却把我再次送进了谷底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吗”

“因为人质只需要一个就够了,难道因为你小姨只是一个人,你就愿意牺牲她吗”

我咬牙看着无生宫主,“你太卑鄙了,快放了我小姨。”

“这叫策略,”无生宫主微微摇头,可手上的力量却是越来越大了,小姨的眼睛满是绝望,可还是转过头看着我,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:

“秦陵,不要管我,”小姨被捏的双眼泛白,突然身体一挺,竟然就这么死了。

无生宫主眼神中带着升腾的怒火,“竟然死了,坏我大事,就算是死了也要碎尸万段。”

无生宫主抬手就是一掌,整个无生宫阵法的威力加持在他的手掌上,右手掐着小姨尸体的脖子,左手狠狠的向着小姨的胸口打了上去,刚刚老妈死时的样子还历历在目,这一掌下去必定会和老妈一样,被打成碎片最后被压缩成为一个血珠。

“住手。”我大喝了一声,小姨已经死了,她是为了帮我而自绝,为了不拖累我而自杀的,我怎么可能再让无生宫主碎尸呢。

一步走了上去,无生宫主的左掌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胸口上,我就感觉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刹那对着我碾压了过去,全身的骨头都在咔咔咔的作响,血肉立刻开始的崩碎,不过好在龙鳞甲第一时间附在身上,可即便有了龙鳞甲的帮助,我九成骨骼被震碎,皮肤上更是一道道撕裂般的伤口,就算是头骨都被震出了一道道裂痕。

无生宫主太强大了。

这是我接下这一掌第一个想到的,那种夹带着整个大势而来的攻击,让我有种无法抵抗的错觉,生出深深的无力感。

不过好在,无生宫主并不想要我的命,一掌打在我身上之后立刻停下了手,并没有继续打出第二掌,可我心里就是一喜,因为我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抖阴黄色版下载

我这次挡住无生宫主的攻击,第一个是为了保全小姨的尸身,而第二个就是接近无生宫主,此刻我的位置再小姨和无生宫主的中间,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,正是我康波托木剑攻击的最佳距离。

无生宫主停下攻击的时候,我手里的康波托木剑已经狠狠的刺向了无生宫主的心脏,而无生宫主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面色平静的看着我,看着康波托木剑刺向他的胸口。

就在康波托木剑就要刺进无生宫主胸膛的时候,我的脑后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,整个脑海产生了无可平复的巨震,与此同时,我感觉脑后有一个无比神奇的东西镶嵌在了我的头骨上。

嗡的一声,我感觉整个识海在瞬间翻腾了起来,因为那挂在识海最上面的拿到青白闪电竟然突然动了起来,同时变成一道急速的匹练直接飞出了我的脑海,从我的脑后钻了出去。

没有了青白闪电的镇压,我的脑海立刻翻腾了起来,柳叶释放出一道道闪电要重塑我的灵魂,可是让我想不到的是,这些闪电刚刚离开柳叶就转换了方向,向着我的脑后钻了过去。

我脑后头骨到底被镶嵌了什么东西,竟然能让柳叶的雷电失去了作用

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到底是谁对我动的手

我猛地一回头,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,她就是小姨。

此刻的小姨根本没有死,更没有一点重伤的虚弱样子,而是带着冷漠的表情看着我,在我盯着她的时候,小姨立刻警惕的倒退了两步,拉开了距离。

看着小姨那冷漠的样子,如果我在不知道动手的人是小姨那真的就是傻到家了,回想起这一路的经历,我不由咬着牙说道:“原来,这一路通风报信的奸细是你,小姨,你真是藏得好深啊。”

这一路上,我们的行踪和实力都被兽人们清楚的知晓,早就已经察觉到有奸细,只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,还害死了许山,现在知道是小姨,让我心里充满了失望,因为我对于小姨本来是百分百的信任的,可现实却狠狠的抽了我一个大嘴巴。

“不要怪我,我嫁给你们秦家人为的就是监视你母亲,并且配合宫主完成计划,”小姨的神色平静,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,对于我眼里更是没有半点亲情,比起陌生人还要冷漠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Back to Top